人物|魏德友:为国戍边 初心不改
来源:齐鲁网   发布时间: 2019-09-20 17:53:07  作者:陈莉 李康强

魏德友(右一)与边防官兵在边境线上巡逻。杨佰斌 摄

近80岁的魏德友驻守边疆半个世纪,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他住土屋、喝咸水,与星月羊犬为伴,与风雪饿狼较量,用实际行动铸成边境线上“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他和妻子被边防官兵称为“一座不换防的夫妻哨所”。 


面对危险没当回事


塔城萨尔布拉克草原地势平缓,与哈萨克斯坦沟壑相连、田园相望。塔裕公路紧贴草原东面修建,最近处距边境线不足5公里,人畜越界风险巨大。边防派出所受管辖区域广、人员少的限制,巡逻防控很难达到全覆盖,发生偷越境的概率相对较大。因此,护边员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每天清晨或傍晚要来回走8公里牧道去边境前沿,利用边防部队配发的护边‘电子巡更器’开展定点定位巡查,看是否有人员经过的痕迹。”魏德友说,他是吉也克边防派出所一名普通的护边员,也是守边时间最长、年龄最长的护边员。

“我当过兵,打过土匪,也死里逃生过,我不觉得害怕。”在几十年的巡边路上,魏德友时常遇到很多危险,但他都没当回事。

2016年8月25日23时许,魏德友发现额敏河边防连南段区域有多处移动灯光,立即报告给边防派出所。派出所迅速出警,及时制止8名企图临界抵边捕捉野生动物人员。

每年夏季是塔城主要外河流域额敏河的禁渔期,也是鱼类在此停留的集中期。每到这个时候,常有人到额敏河非法捕鱼,甚至发生过有人偷越到哈方捕鱼以牟取利益的事情。每年这个时节,魏德友就主动承担蹲点守控任务,遇有情况总是第一时间向边防派出所报告,并耐心向非法捕鱼人员宣传边防政策法规。通过魏德友的宣讲,既保护了鱼类,又有效避免了人员非法越境事件的发生。特别是在一些重大活动安保期间,魏德友主动与派出所官兵一同巡逻执勤,协助派出所完成守边护边任务,用一腔热情守护脚下热土。

20世纪六七十年代,边境管理区最危险的工作就是放牧。魏德友说,他和守边牧民坚持通过放牧的方式捍卫领土,与手握钢枪的外国士兵面对面也不曾后退。

1973年,魏德友骑马沿着没有边境设施标记的“争议区”放牧,发现一架飞机在上空盘旋。等到飞机离开后,他在盘旋区域内寻觅可疑迹象,发现两串朝向境内的脚印,立即向边防派出所汇报并展开地毯式搜索,最终使可疑人员退回到边境线外。

53年来,魏德友义务巡边近20万公里,向边防派出所提供各类信息9000余条,劝返和制止临界人员千余人次,堵截临界牲畜万余(头)只,未发生一起涉外事件。


50台收音机的背后


见过魏德友的人都知道,他的脖子上总挂着一台黑色收音机。原来,从1964年屯垦戍边至今,老人已经整整用坏了50台收音机。

“草原风大夹带着沙土,收音机特别容易坏。”魏德友脖子上挂的收音机,掉漆的地方锈迹斑斑,坑坑洼洼的摔打痕迹记录着岁月的磨砺。对这个不抽烟不喝酒的老人来说,收音机是他的另一个“老婆”。放羊或是巡边的时候,收音机常伴身边。

草原上信号不稳定,只能搜到4个台,但有新闻、能听歌,魏德友就知足了。年代不同的50台收音机,成了魏德友53年守边历史的见证。

1964年,24岁的魏德友与30多名战友远赴万里之外的茫茫戈壁屯垦戍边,他和妻子刘京好在边境安下家,养育了3个儿女。半个多世纪以来,昔日战友陆续告老还乡,边防战士换了一茬又一茬,就连世世代代住在草原的牧民也都搬到了条件更好的定居点。而魏德友却选择留下来,独自生活在空旷的草原深处。

他说:“巡边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爱这片土地,这里有我爱的亲人和边防派出所官兵。”在魏德友守护的边境前沿区域,边防派出所以及群众护边员组成的边境专职巡控队定期开展常态化巡控,由于地处荒无人烟的边境无人区,巡逻人员无休息之处。看到巡控人员比较辛苦,魏德友便主动将自己居住的房屋作为巡控人员的“休息驿站”,提供饭菜、热水给他们。

魏德友的举动深深打动了巡控人员,2016年4月,塔城边防支队将魏德友的“休息驿站”正式命名为护边员“眼界之家”,将其打造成为巡控人员的临时休息室、茶水室和报警点,在为巡控人员提供便利的同时,也达到提升护边户危机警惕性的目的。

目前,在边防派出所的帮扶指导下,按照协警、护边员“2+2”边境巡控固化模式,成立了一支由12人组成的魏德友边境常态巡控队,为守边护边工作注入了新动力。


守在这里心就踏实


用报纸糊的“天花板”已经泛黄;一张木头桌子歪扭地立在坑洼的泥土地面上;家里只有4张凳子,来人多了只能坐在床上。不图繁华不图安逸,孤零零矗立在草原的土坯房,这就是魏德友简陋的家。

房子里没有照明电。窗台前6伏功率的太阳能发电机每天只供两个灯泡的简单照明和手机充电。

十年如一日,魏德友和老伴就过着这样的苦日子。现在老人年龄大了,儿女担心父亲的身体,央求他回家养老,但一直没能说动。边防派出所的官兵也劝魏德友回家歇息,但老人每次都回答他们:“现在走了,以前不就白守了。只有守在这里,我心里才踏实。”

一次,边防派出所将护边员务工补助交给魏德友,魏德友坚持不要。他说:“我巡边不是为了每个月的补助费,为的是心中的那份责任。”

魏德友在连队放过牛羊、喂过猪。他的手在一次粉碎草料的时候被卷进机器里,拔出来后10个手指头血肉模糊,露出了白骨,右手食指只剩下半根。艰苦的生活和不幸的遭遇,从未让魏德友退缩过,为的就是心中的那份责任。

不忘初心接力前行。魏德友的二女儿叫魏萍,她的人生经历颇有父亲当年的影子。从小受到父亲爱国护边热情的熏陶,18岁那年,魏萍毅然走上从军报国路。4年的军旅磨炼,使她懂得了为国奉献的意义,也更加历练了她作为一名女性的坚韧与担当。

2016年,魏德友在边防派出所指导下组建了魏德友边境常态巡控队,用另一种方式继续践行着爱国巡边的壮举。得知父亲工作角色的转换,魏德友的三女儿魏霞不顾家人的反对,从山东老家来到新疆,主动要求接过父亲手中的“责任棒”,扛起父亲肩上的“使命旗”,父女一道走上巡边路,两代人共同诠释着对护边工作的执着和无怨无悔。

“父亲树立起来的移动界碑,在我这代依然要屹立在萨尔布拉克草原,不光我这一代,我的下一代也会守下去,世世代代的守下去。”魏霞自豪地说。

无论狂风暴雨、严寒酷暑,魏德友坚持巡边,风雨无阻。一次要走20公里,一年365天,不间断巡逻50多年就是26万多公里,相当于绕地球6圈。

“只有守在这里,心里才踏实。”就是这个信念一直植根在这名老党员的心里。魏德友正是以一颗崇高的心灵与风雪做伴,与烈日同行,与孤独为伍,用实际行动抒写着对党和国家的一片赤胆忠心,体现着普通边民真挚的爱国情怀。

责任编辑:马芳